崔林专栏:三毛为我打开了一扇改变生活的大门

2017-08-21 14:54:55来源:昆明信息港

    我觉得今天的自己成为一个写作爱好者,并不是因为我有多大的天赋,而是我生命中有很长一段时间,生活没有目的的引领,让我一脚踏了进去。

    回想小时候作文成绩好像也不是很好,偶尔一篇当作范文被老师念,估计也是不知何来的灵感乍现。后来就不再继续上学,过早投入社会生活。当时还未成年,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,初次尝到生活的艰辛人情的冷漠,这使无法适应的我痛苦不堪,变得内向多愁。

    就是这样的我,一次偶然,在一本从地上捡来的杂志上,读到作家三毛的一篇散文《雨季不再来》(是在蹲厕所时看的)。那一恍间,世界好像给我打开了一扇跟我环境格格不入的大门,我兴冲冲从县城唯一一家小书店买回一套盗版的三毛全集。我把书带到单位去读,单纯的我成了一个被所有人取笑的傻子,他们把我的书夺过去,就看到三毛两个字,就以为是那个流浪儿,他们把我的书故意丢在地上,假装不经意踩上去。我回家跟父亲说,我不想上班了,但现实无用。

    从三毛的书里,我认识了白先勇,张爱玲好些作家,在书店又买了张爱玲的一套盗版全集。小小的县城里,书店里能买到自己想要的书,盗版不盗版已经要千恩万谢了。

    也许就是这样,唯有阅读,让我能暂时忘记那段生活的难堪。自然,我就开始写了,没有人指引,只能模仿。模仿三毛,模仿张爱玲。可想而知写的有多么可笑,拿给一个要好的朋友看,他说也就是小学四五年级的水平吧。

    我生存在这样与之格格不入的环境里,我曾努力要去适应,去讨好和迎合。但内心都好像有一堵墙,我始终不想爬过去。我不断在书店去找书,找到海子,找到顾城,找到所有跟我后来命运似乎都有点息息相关的作家的书,这些作家诗人们带领着我不断往写作的深渊走去,没有退路。

    我还记得我发表的第一篇诗歌是在我们单位内部的刊物上,就是一张A4纸那么大的宣传单,稿费五块。

    这次发表并没有带给我什么喜悦,我时常就被揶揄,被取笑,他们说你该去做办公室啊。

    我已经不会为这些取笑和揶揄去难过伤心了,我的脸皮无比厚起来。环境其实也并不是我想象的那么不堪,大家都是俗人而已,而我只需要内心始终坚守就好。

    我的写作道路简直是漫长又艰辛,就像路过一段水路,我不停摔进水里,爬起来又摔下去,爬起来又摔下去。空有了一个爱写作的名声,却写不出什么使人知道的作品来,能够公开发表出来的更是寥寥无几。

    我们这代人算是经历过没有网络前八九十年代文艺氛围很重的年代,然而也是网络,给了我前所未有的写作热情,就是写的东西不愁发表不出去了。

    最开始是BBS灌水论坛,然后有了小说网站,从榕树下到红袖添香,天涯论坛到现在各种火爆的IP小说网。从网络中走出来的知名作家多如牛毛,然而我却依然籍籍无名。我没有能力写那些爆款的类型小说,架空流行的时候他们写架空,玄幻流行的时候他们写玄幻,科幻流行的时候他们写科幻,最近好像流行写推理,日本的东野圭吾火的很了。

    我去年用一篇纯文学类小说获得了一个做APP类型小说的奖项,获奖倒是开心了,可是要求你签合同。合同我看都没仔细看就签了。尽管之前在某文学网也因为一篇作品获奖,然而却没有泛起什么波澜,大概也是因为我写的东西不是时下太流行的。

    没有错,签约的公司要我写现在的市场文学。我哑了,几番试水,我告诉编辑我根本没有这样的才情,科幻也好,推理也好,我完全不会。于是我就这样惨遭抛弃,悔的是,因为那个合同,五年内我所有的文字将不能再随意出版。

    然而这样的道路走过来,我也并没有觉得不好。无关市场,无关流行,不会迎合。我已经断断续续写作将近二十年了,热闹过,赞扬过,都是表象而已。发表也好,出版也好,对我来说已经没太大诱惑了。我不靠这个挣钱,也不因此要去出名。我还是我内心那一天,在厕所里蹲着读三毛的时候,我所愿意坚持的初衷,就是在我布满字的空间,写我最想写的作品。

编辑:黄頔责任编辑:徐婷
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
澳门永利赌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