浅若:这一个曼谷雨季的故事

2017-09-08 11:08:35来源:昆明信息港
浅若:这一个曼谷雨季的故事

    走出素万那普机场,上了出租,才发现这位老司机一句英文也不会,且完全没有交流的欲望,只有他头上包裹的那块白毛巾沉默的在我面前晃,车里一片沉寂,我们的存在显然对他毫无影响,他心无旁骛的忙着踩油门和加速,在机场拥挤的道路上来回穿梭飞驰,我忙着紧紧抓住娃,生怕她飞出去,还好,竟然也没有撞车,到了酒店,我立刻打消了包车到华欣的念头,必须改火车。

    这位另类的司机开的是丰田,与司机另类的风格完全不同的是,这个车在泰国显得非常平易近人,事实上泰国汽车是以日系为主,丰田、本田接下来是尼桑,只能偶见奔驰和宝马,中国遍街跑的大众在泰国却是稀缺。下了车,我问司机多少钱,这次他没沉默,快速的说:500,我还没来得及掏小费,他已经开出了数十米,我拿着钱的手生生没有递出去,谁说泰国节奏慢的?

浅若:这一个曼谷雨季的故事

    曼谷是个奇怪的城市,既现代也陈旧,高楼林立的旁边就是低矮破败的棚户区,没有划分也没有过渡,一切自然生长各自随意而安,包括树木和杂草,虽然也是绿树成荫,但很多植物并不像园林规划修剪出来的,间或在各种房子中间,大片大片的无规则生长。

    我们的目的地是华欣,这是泰国中部一个临海的小城市。去华欣的火车沿着某条河一直走,河边一溜的贫民房,我几乎分不清门窗,简单的搭建,色彩各异的织物随便铺在房子上,或者因为没有严冬,这样摇摇欲坠的房子依然可以让他们生活的很开心,路边有买菜的大婶,有洗衣服的老人,他们在愉快的交谈或者讨价还价,有着一种知足常乐的平静。

    因为懒得做攻略,我们并未按照旅游规定路线去各种景点,只是随意的到处走走,原本打算去夜市,因为出租车师傅绕了半天没找到,最后把我们带到了一个吃海鲜的店,我说,一会你还得来接我们,不然这黑灯瞎火的,他说好的,小伙子应该只有20出头,他的车里一直放着奇怪又很难听的音乐,看着他满手臂的纹身我没敢让他把声音关掉,还好,音乐也不大声。来接我们时,他问:海鲜贵吗?我说,有点。这个看似凶狠威猛的年轻人顿时显得有些不好意思。后来我仔细想了一下,应该也不算很贵。

    返回机场的那天,我们研究了半天的地铁,怕耽误事,最终还是硬着头皮再次打出租,这一次,却意外的碰到一位能讲流利英语的司机,他甚至能用简单的中文与我们交流,知道中国的首都是北京,知道上海,也听过昆明。路过棚户区时,他一指说,我就住在这样的房子里,我说贵吗?他说很便宜,一个月1500铢。我问:旁边的高楼呢?他说,太贵了,我从来没想过,所以也没问过。

    他来自清莱,一个人在曼谷,每天忙着拼命赚钱和拼命省钱,因为他有一个女儿和三个儿子,他想让他们都上大学,他说,我这么穷就是因为没念书,孩子我不想让他们再这样。女儿最大,已经是大学生,我问:是朱拉大学吗?他笑说:No, too expensive。当然,我知道也许并非完全是这个原因,这个国家一直在推行从幼儿园到高中的15年义务教育,即使孩子上大学一样的可以申请到贷款,事实上朱拉大学在泰国类似我们的清华,极其难考。

    下了车,我忙着给他小费,他双手合十一直表示感谢,我又趁机叮嘱他:一定不要让孩子辍学,坚持哦。他点点头,再次双手合十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挥汗如雨的曼谷,其实也不过30度;原本以为慢慢悠悠的曼谷一样的飞车疾驰;原本以为黑社会横飞的曼谷,一样的上班下班一日三餐,贫穷或富裕,他们踏实的生活着,油盐柴米,所有的事情看上去虽然不是那么整齐划一,却在一种固定的节奏下现世安稳。

编辑:任骥远责任编辑:徐婷
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
澳门赌博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