或许你品过百味 没吃过它就不算合格美食家

2017-10-10 10:27:16来源:昆明信息港

    大年初一初二的早点,要煮糖粑粑。一阵噼哩啪啦的鞭炮声过后,一骨碌从床上翻起来,粑粑、汤圆、荷包加酒酿,甜甜的吃上一碗,满足,因为平时不过节是吃不到的。

    春节之前有一个冬至节,家乡冬至节的时候,要舂糍粑、舂粑粑,这是一件非常有仪式感的事,平时不常用收置着的大锡盆、大簸箕、筲箕、甑子都拿出来洗刷干净,还会背着篮子到山里拿一些青松毛回来,这些松毛是有用处的。

    家乡老宅里有一个石碓,安放在厨房里,最前面镶着一个石臼,然后有支撑架和木碓杆,平时家里有需要舂的东西,都是在踩着这个石碓完成,最少需要两个人,我最害怕就是村里人来舂辣椒的时候,每当舂辣椒,必定是被呛得眼泪鼻涕一起淌,非常惨。最开心的时候,就是大家蒸好了饭来舂粑粑,这个时候非常热闹,两三个大人用脚踩石碓,一个人蹲在石臼前翻粑粑,“梆当吃梆当吃”的声音,小孩们都跟着大人一起来,那时的小孩们要多馋有多馋,院场很大,也不跑玩打闹,就在在旁静静的看着,舂好一份,就等着大人揪一小块来,当场就趁着热乎吃掉。

或许你品过百味 没吃过它就不算合格美食家

    舂糍粑可以舂糯米粑和荞麦粑,糯米粑白生生的,软软糯糯,黏粘,荞麦粑是荞麦蒸熟之后,和糯米混和在一起,舂出来的颜色就是褐色的,也黏粘,所以会准备一些细细的玉米面粉,准备几张大的簸箕,将玉米面粉撒在上面,舂出来的糯米粑放上玉米面粉上一边摊一边按压,最后按出来一个脸盆大小饼子形状的糯米粑粑,再翻个面,两面都粘上糯米粑,这样就不会粘了。

    糯米粑和荞麦粑冷了之后,就用刀切开了在炭火上烧着吃,不能直接烧,要慢慢烘,一边烘一边看着板板的粑粑慢慢的鼓成一个小包,这个时候就可以吃了,抓起来两边一拉,像芝士一样拉出一米不到的丝来,蘸一些白糖或者蜂蜜,绵软柔韧,并且香甜。

    我小时候奶奶不过节也舂粑粑,蒸熟的米饭热气腾腾的倒出来到石碓上,奶奶先在这头踩几脚,停下来跑过去翻翻,又跑过来踩几脚,再跑过去翻翻,我的几个表哥表弟们也帮着一起舂过,都是觉得好玩,并不认真踩碓,有一次就将奶奶的一只手舂了进去,用草药包了吊在胸前好久才好起来。舂出来粑粑,奶奶将它们一个一个小小的分出来,手里擦了香油,捏成小粑粑,放到铁锅里用油煎出来,撒上白糖,我现在还想吃。

    糯米粑不易保存,但是大人们依然有办法,将糯米粑切成麻将块大小的薄片,全部摊在簸箕上晒干,然后收起来。家里来客人,或者请工做农活,就拿出来油炸一些,一把下去,像虾片那样,膨胀成一大锅,泡泡的,脆脆的,撒一些细盐,这叫煎糍粑,可以是大人们的下酒菜,也可以是我们小孩的饭后零食。

或许你品过百味 没吃过它就不算合格美食家

    冬天的时候,学校并没有暖气空调这类东西,学生们会自己提一个“火笼”的东西,就是用废弃的搪瓷钵头或者小铝盆,两端钻一个孔,拴上一根铁线,底部放一层灶灰,上面放满火炭,就成了一个小火盆。早上出门前提着小火盆,不忘了抓上一把晒好的糍粑,课间休息时,就一片一片的烧起来,烧好一片大家抢一片,后来吃过什么薯片薯条糙米卷什么的膨化食品,想想还是觉得糍粑最好吃。

    舂粑粑则是要用饭米,这个舂出来没有糯米黏粘,蒸饭的时候还要顺带着蒸一碗菜籽油,这个菜籽油是粑粑舂出来时候要用到的,糯米粑舂出来之后“造型”是圆圆的一大片,饭米粑是要往木板上涂一些油,在上面揉捏让它变成槌子形状,又叫粑粑槌,一个粑粑我们的方言就叫一槌粑粑。饭米粑粑还可以捏各种小动物,什么小鸟小牛小猪小狗,担出来之后,往眼睛的位置按上一颗花椒的籽籽,如果是小鸟,还要用剪刀在背部剪两剪,剪出来翅膀来,栩栩如生。这种小动物,奶奶辈和大妈辈还有婶婶辈们都会,每个人都能捏出来你要求的小玩艺,后面村里娶进来的小媳妇们都不会,很可惜的一门手艺。

    你见过那种老月饼模具吗?压小粑粑也有这样专门的模具,木头材质,花纹多种多样,雕刻也很精美,要压小粑粑的时候,往模具里刷一些香油,小粑粑往里面一按,抠出来翻个面,再按另一面,这样两样都有花纹了,漂亮的小粑粑,在家烧吃的时候,也是更愿意烧花纹小粑粑,感觉很可爱。

    对了,拿回来的青松毛就派上了用场了,饭米粑粑舂好之后,就放在青松毛里,据说保鲜,而且粑粑不会坏。可以这样放半个月,半个月后如果这些粑粑还没有吃完,就不能用青松毛保存了,得放到水缸里或者水桶里,用水泡起来。不然粑粑表面全部长霉斑。饭米粑粑可以切片烧吃,和昆明人吃的饵块是一样的,烧熟了涂上各种酱料。我们则是蘸各种酱菜,酱豆腐、酱豆豉、腌萝卜条、腌菜、再或者,芫荽切得细细的放在一个小碗里,里面添加一些酱油,盐,盐,味精和油辣椒,粑粑蘸这些,辣辣的很过瘾。外出打工、念书、工作的小伙伴们回家,当然要四下里窜门,大家就围坐一起烧粑粑,边聊边烧,蘸一些酱菜,辣辣的很过瘾。

    大人们还喜欢在过年时节煮糖粑粑或者粑粑丝,头天晚上问你:想吃甜的还是咸的?你说你想吃甜,将粑粑切成片或者条,再先往清水滚锅里搓一些汤圆,放上白糖或者红糖都行,再打几个鸡蛋,粑粑是最容易熟的,所以最后放。

    想吃咸的,也没问题,早早就出门去街上“割”了新鲜的肉回来,细细剁过之后,炒熟,冲上一些水烧开成肉汤,当然里面还要放上一些香料。粑粑切成细丝,开水里丢下去,用漏勺一捞,浇上肉汤,放上调料和香葱芫荽,鲜答答!和在外吃到的那些风味各异的地方小吃对比一下,我就喜欢我家乡的煮粑粑丝,毋庸置疑。原因也不神秘,肉是山是放养的黑毛猪,水用的是山泉水,并不放城市里自来水漂白粉,烧汤的时候,用的是柴火。直接就能感受到烟火的气息。

    腾冲有一道著名的“大救驾”,就是用粑粑炒的。粑粑切片,白菜、蕃茄、鸡蛋都炒在里面,不懂的朋友说不就是西红柿炒蛋加面片么,哈哈,不是面片,是粑粑片。除了筋道,营养也有保证,腾冲人太会吃了!另一种炒粑粑,叫火腿炒饵块,火腿片,豌豆尖和酸腌菜,用咸、甜两种酱油炒出来,大救驾是鲜,火腿炒饵块则是点点的咸里透着香甜。两种鲜明的味道,然而各有各的好吃。

    我的家乡凤庆最著名的小吃叫粑粑卷,薄薄的锅巴片包上烧熟的粑粑,摊上一些稀豆粉和各种油辣子等佐料,然后包起来。凤庆粑粑卷,是标志家乡的食物,一说到回家,刚下车找吃的,必定是找粑粑卷无疑。和昆明的烧饵块一样一样的,很多人早里上班来不及,就在路边买一个饵块夹油条,边走路边吃,融入城市生活的急流,永远行色匆匆。不像在故乡,可以慢慢吃,也可以慢慢走。

    除了冬至节会舂粑粑,老人去世,接到报丧的亲戚们必须前去“献碗”,吊丧除了祭奠八碗,还要有两条粑粑捏成的鱼,两条鱼用毛笔画上红色和黑色相间的鳞片,充满严肃的意味。那时家乡的葬礼是要给祭拜的对象送三牲祭大礼,三牲里包括了鲤鱼,也没不是家家都买得起鲤鱼的时候,就用粑粑来做成鲤鱼,此外还要捏上粑粑做的十二生肖小动物,一并拿来敬献。现在的祭礼已经不像从前,八碗也不做,鱼和小动物也不做了,都牵一头羊和买一些活鱼前去。

    办喜事也是要舂粑粑,婚礼里有一个环节叫“过礼”,正式娶亲的头一天,男方要到女方家过礼,过礼就是娶的一方要去向嫁的一方送一笔重礼。重礼里也要包括两个摆在搪瓷盘里的糍粑。家里的堂屋,也要在供桌两边各放两个粑粑烛托,上面点上蜡烛。

    还有抢粑粑是不能忘记的,那时盖房子也是大事,盖的是那种栋梁瓦房,房子刚搭成一个轮廓,会有一个仪式叫“竖房子”,那天房子的大梁拉上去之后,大木匠要上去房顶,然后用绳子将两个大粑粑,一小些粑粑,一桶水一个瓢,一些钱币拉上房顶。盖房子的主人家一般是夫妻两个各扯一个床单的两角,大木医往下面扔下大粑粑,要稳稳的接住,接下来就是四方宾客“抢粑粑”啦,随着押韵高亢的吉祥话,大木匠会舀一瓢水雨点一样的泼下来,下面的人就赶紧躲避,之后又聚过来严阵以待,又是一把金币撒下来,又是一瓢水泼下来,再撒一些小粑粑下来,不论是抢到金币或者抢到粑粑,人们都是笑着,开心着,喜悦也在相互传染着。现在已经不盖瓦房,家家都赛着盖两层三层的砖楼房,这种竖房子抢粑粑的习俗也日渐遥望,不会再恢复了。

    不需再用棒槌锤打手工制作,机器更加便捷也能做得更多,粑粑越来越变成平常的食物,却是在那时年月里夯实着生活,粗糙但有些感人,如今,遥远的岂止是烟火。

编辑:钱嘉榀责任编辑:徐婷
昆明信息港官方微信
赌场官网